2022MBA報考測評申請中......

說明:您只需填寫姓名和電話即可免費預約!也可以通過撥打熱線免費預約
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在最短時間內給予您活動安排回復。

導讀: 李文霄是有樂營銷的創始人,也是中國傳媒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電商協會發起人。

“一定要選自己喜歡的,
不然你永遠會惦記它的。”


 
從2015年到2018年,隨著新零售概念的普及,很多傳統企業都需要在此階段進行線上轉型,李文霄的公司一直服務于有電商轉型、新媒體營銷需求的企業,從戰略結構、營銷培訓等方面提供服務;到最近兩年短視頻和直播帶貨火了起來,如何幫助企業在短視頻和自媒體平臺的營銷做出差異化是李文霄團隊這兩年的方向。
 
01
 
“我覺得有我”
 
李文霄稱得上是資深網民,一直對互聯網的環境和語境比較熟悉,所以她最早接觸創業就是在線上。她在2009年讀大二的時候開始了第一次創業,那個時候還沒有微信和微博,她和幾個志同道合的伙伴做起了以QQ空間、 QQ群為平臺的互聯網營銷。他們的創業項目類似于現在的社群營銷,彼時還沒有社群的概念,但是底層邏輯都是運營周邊的人脈資源,通過他們進行再一次的裂變
 
“線上營銷的核心在于它是一個傘狀傳播,一個點通過五個人傳播,五個人又傳播了五個人。如果我們能夠把握好每一層的營銷的邏輯,擴散就會很快,這是互聯網營銷比較有優勢的一點,不像線下每一步的成本都會很高。”
 
 
基于對互聯網的興趣,李文霄大學畢業后的求職目標也是網絡推廣、網絡營銷方面的工作。在她搜索全國比較專業的網絡營銷平臺的過程中,找到了杜子建老師正在招收營銷學徒的機會,就來到了北京。當時全國有3000多人投遞簡歷,第一次面試時一共來了33個人。在李文霄印象中那是一次非常激烈的競爭,從下午一點開始進行了六個多小時,每個應聘者輪流經過多次的問答,杜老師在這期間認真記下有印象的名字。過了幾天第二輪面試的候選人名單公布了,李文霄發現名單里沒有自己。
 
很多人可能這個時候就放棄了,但是李文霄繼續給負責的老師發消息核實,結果還是沒有,于是她就搜索了杜老師所有的聯系方式,終于加上了杜老師微信。
 
“跟一個人溝通的時候,首先肯定要提到他有印象的點:我就告訴杜老師我是誰,把我們倆的合影發給他來加深他的印象,以及那天我還回答了什么問題,您還對我進行了夸獎的過程等等。”李文霄告訴杜老師說名單里沒有自己,然后她說了改變她職業生涯的一句話——“我覺得有我。”
 
杜老師回復她說:“有你啊。”李文霄告訴杜老師她核實過了確實沒有。
 
之后,杜老師發了一條讓她至今留著的微信,他說:“那我親自通知你。”
 
李文霄從營銷學徒到金牌講師再到董事長助理這條路走過來以后,當時的名單上到底有沒有她,已經不重要了。主動爭取的機會帶來了李文霄來北京以后所有的事情,那天她就覺得名單里一定有自己,而且要告訴杜老師一定有。學徒招聘最終留下五個人,這個過程讓李文霄更珍惜這個機會了。那段時間他們每天需要閱讀大量的書籍,還要跟著項目組去做項目,是一段讓人快速成長的經歷。
 
“能有一個開始的機會還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不斷回想自己遇到挫折、困難的時候,可能再主動一下,再堅持一下,就會有不一樣的收獲。”
 
 
02
 
管理是一種藝術,也可以有章可循
 
2014年底到2015年初,李文霄開始第二次創業做了第一批中國的微電商的操盤,我們最早看到的朋友圈里賣的面膜、護膚品,包括一些韓國代購的產品,里面可能就有李文霄團隊的成果。這是她在大學創業以及從公司出來之后真正開始進入管理崗位。
 
把公司和項目做到一定程度,經過了順風順水的過程,人就會放松,李文霄說‘懶惰’這個詞更貼切一些。“這個時候老天爺就會派給你一個磨難,讓你去反思一下。”
 
她以管理者的視角發現兩個難點,第一個是進步的速度和項目需要你進步的速度不匹配了。帶團隊跟個人進步不同,整個團隊一開始和項目是匹配的,能帶動著往前走;可是隨著周邊環境快速變化,團隊每個人的不同狀態可能會導致團隊的停滯不前。所以李文霄師姐意識到,保持一個團隊持續擁有學習力是很重要的,至今她都覺得這是一種挑戰。第二個問題就是自我管理的能力——作為一個公司的領導者必須自己先提升,如果對外界的趨勢沒有認知,造成團隊比自己跑得還快,那團隊就不需要你了。
 
經歷過一些磨難以后,李文霄覺得:“自己的知識體系是不完整的,有很多地方是無知的狀態你才會遇到坑。是因為你不知道,你又以為你自己知道,所以當時想讀傳媒大學MBA的時候,也是想系統地把一些知識撿回來。”
 
另一方面,從大學開始李文霄就奮斗在傳媒圈,對傳媒大學的師資、學風、環境和文化氛圍也都充滿了向往。所以在2017年9月她決定去考中國傳媒大學的MBA。
 
在傳媒大學兩年的學習中,李文霄從組織行為學、領導力、經濟學以及戰略管理等專業方面給自己補上了比較完整的知識體系,她將這些理論結合自己的創業經歷進行了很多反思。
 
“以前的管理可以說是憑感覺在管理。其實管理也是一種藝術,有時候也靠一些天賦。但是倘若發現靠天賦太不可控了,就要在這個知識體系內盡可能多做一些可以控制的事情,比如建立什么樣的制度,怎么樣去修煉自己……”
 
從以前“土匪式”的管理——大家被你的個人魅力吸引在一起做事,變成從個人領導力、組織領導力以及風險把控等方面來管理團隊,李文霄后來發現管理方法都是有章可循的。這是她讀完MBA之后最大的變化。
 
 
03
 
體育人生,游戲工作
 
作為創業時間并不長的創始人,李文霄認為創業公司前期能夠吸引員工的條件肯定不如一些大企業所能提供的,他們愿意選擇在這里工作可能 就是因為你這個人。回歸人與人之間最簡單的吸引問題,有人愿意跟你做朋友可能是因為你真誠、你尊重別人、對社會和身邊的人充滿愛心,人可能都會因為這些因素而相互吸引。另一方面,李文霄認為自己心態樂觀也是能夠穩住團隊的要素:
 
“創業還活到今天,可能就在靠心態維持,用你樂觀的狀態帶著大家,會覺得還是充滿希望的。”
 
創業公司的風險性很高,所以就更需要創始團隊的凝聚力。這個凝聚力一定不是薪酬,因為外面可選擇的高薪的地方多的是。所以在李文霄看來,“大家愿意在一起做一些什么樣的事,然后還很快樂,氛圍很好” 就是一個創始團隊最重要的凝聚點。她希望團隊里每一個人技能互補,互相欣賞并且互相尊重。
 
李文霄認為自己作為管理者的優勢在于調整心態的能力,有不開心的時候,但會很快讓自己先快樂起來,讓身邊人也快樂起來。
 
“現在什么最貴?就是現在我們這個社會真的快樂太難了。讓人快樂起來,是無價的。”
 
2019年算是傳媒行業一個比較低谷的狀態,李文霄也在工作上感覺遇到了瓶頸,所以她向導師去請教。在傳媒大學的兩年給李文霄影響最大的是她的導師——薛永斌教授,他給李文霄講了一個理論,叫做:體育人生,游戲工作。李文霄理解的體育人生意思就是我們的人生就像體育一樣是有競技的,一定是要比賽的,所以要一直處在拼搏狀態不能懈怠;她理解的游戲,是一種快樂,闖關的同時享受在其中。直到現在李文霄遇到挫折的時候,都會想一想這個過程,她最近準備在辦公室掛上自己新寫的四個字——“樂在其中”。
 
“你做一件事情就要享受,如果你做這個工作不快樂,那我們換個項目吧,不干這個了。如果你總不快樂,不快樂好幾年了,那你做的事情肯定不太對吧?如果這個事情很快樂,但是很累,那沒關系,因為工作累是很正常,但是快樂就好。”
 
在帶團隊的方面,李文霄也保持著這個理念,她對人的情緒十分關注,如果團隊的人有排解情緒的需要,她就會給人放假,盡可能讓他們調整好心態。
 
“快樂是第一的。如果你在項目匯報或是研究分析的過程中遇到瓶頸那沒關系,技能上的東西都是可以去學習的。”
 
04
 
人是第一位的
 
從大學創業到現在小十年的時間,李文霄認識到:人是第一位的,人是生產力。她認為雖然在商業模式中最需要提升的是創始人和創始團隊,不能要求整個團隊的提升,但可以團隊的人文氛圍是可以塑造出來的。
 
“北京這個城市是不缺人才的,尤其不缺專業性人才。你很聰明,但比你聰明的人更多。那我愿意跟你合作,是因為首先你很踏實,我們合作過程中兩邊都會是共贏的。然后我們會選擇自己在過程中舒服的工作,因為生命是有限的,我們干嘛把時間浪費在:跟你聊一個事情、搞一單,然后生個氣,回去還要吐槽抱怨。如果跟別人合作我會少賺一點,但是開心的話我也愿意。”
 
每個人在職業選擇過程中,都會有不同的追求和目標。李文霄覺得現在剛畢業的學生比她當時的經濟壓力好很多了,如果還不選擇自己喜歡的事,違背自己的心愿是沒有必要的。
 
“一定要選自己喜歡的,不然你永遠會惦記它的。當你選了以后,沒有干好不會遺憾,你干好了更開心。”
 
 
當時李文霄決定報考傳媒大學MBA之后,選擇輔導班的過程也是把關注點放在人身上。
 
“我覺得社科的吸引我的地方,可以坦白的說是當時對接我的老師,我個人的性格會比較喜歡,首先她很真誠。因為我咨詢了很多輔導班,和我現在跟團隊出去談項目是一樣的,很多人談項目就是:開始給你發大量的廣告,自賣自夸等等,其實沒有關心我的真實需求,我的情況都還沒有跟我互動,對方就會覺得已經很了解我了。實際上很多話術體系是無效的,同類產品是有差異化,但其實在短期內我們很難完全對比出來。”
 
所以李文霄覺得不管在什么行業做什么產品,人都是要交心的。人和人之間愿意保持聯系、愿意交流非常重要。
 
05
 
抱團共贏與追求精神自由
 
李文霄作為傳媒大學經管學院的電商協會發起人,把企業和學校的資源整合在了一起。她正在整合傳媒大學及其他院校的電商同仁,將這些院校與各領域的優秀企業聯合在一起搭建一個平臺。
 
在當下這樣的經濟環境中,每個企業都非常需要的一些新媒體營銷、電商知識,李文霄和團隊會聘請傳媒大學的專業老師來對項目進行指導和孵化。拿直播營銷來說,在她看來個人直播的紅利期已經過了,現在對于營銷圈最重要的是抱團共贏,達到共生的狀態,是處在一個精工細作的階段了。所以李文霄意識到大家更需要互相的配合,把每個公司做的專業的板塊融合在一起進行互補。
 
 
除了為企業和學校搭建孵化平臺的事業,李文霄還一直有一個理想,她希望未來能做關于女性成長的教育產品。會有這樣的情懷,是因為她看到在四線以下的城市,大部分女性雖然都有著穩定工作,還有一部分女性發展了副業,但是她們的精神世界是缺少關懷的。她們每天可能還在焦慮于家庭生活中的種種瑣碎,不像身在北京的女性可以獲得許多精神支持的信息和資源。
 
2014年至今,李文霄操盤了很多微商、電商以及新零售的項目,她給品牌下屬的渠道商進行培訓的時候她發現,很多做渠道商的女性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和熱情,特別希望自己通過辛勤努力來改變家里的環境,哪怕一個月只增加了一兩千塊錢的收入,但是在孩子面前所展現的社會地位、精神狀態都有了很大變化。而面對生活中遇到的很多家庭生活問題甚至情感問題,她們找不到解決和放松的方式,會在群里向她咨詢。
 
所以李文霄希望在未來能夠給四五線城市的女性提供一個關懷她們心理需求的平臺,讓每一個媽媽都能提升物質地位和社會地位,成為讓孩子引以為傲的人。這是李文霄目前一個理想化的愿景,未來也許她會通過在線課程或其他形式,為女性提供在精神需求方面能幫助到她們的信息和資源。
 
“我也很期待大家都能夠實現精神自由吧,精神自由也是我的一個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