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MBA報考測評申請中......

說明:您只需填寫姓名和電話即可免費預約!也可以通過撥打熱線免費預約
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在最短時間內給予您活動安排回復。

導讀:張啟森先生現擔任一家快消品B2B產業互聯網平臺的CFO。

01
 
80后頂尖CFO的成長之路
 
張啟森的職業生涯前5年從事于professional service的領域,三年在咨詢公司,兩年在精品投行。最近十年他轉向了in-house,經歷了幾個不同行業的公司包括手機零售連鎖、風力發電機的裝備制造、互聯網金融,以及現在所在的快消品B2B產業互聯網平臺。這也是大多數中概股的CFO都會走過的歷程,在一定的時間節點從專業服務領域進入到公司里面。
 
做professional service和in-house在張啟森眼中主要有兩方面不同,一方面是人的不同:在專業服務領域里一起工作的人基本是相同的教育背景和工作模式,所以用人標準也是統一的;而在工作方向更多元化的企業里面,不可避免地可能會有的同事不太適應那么高強度高節奏的工作。
 
張:
 
“在這個轉變的過程中對人的要求是需要對節奏慢一些的同事更有耐心的。坦白講,我前幾年這方面做的是不好的,也有人給我提過這方面意見。現在到未來幾年我在這一方面會做得越來越好的。”
 
另一方面就是做專業服務是項目導向的:一個項目有它完成的節點;而在公司里面要更腳踏實地、一步一步地去做的,雖說也要靠項目導向來進步,但是更多的是靠日常工作中一點一滴積累的進步,才能提升整個公司的財務的能力、內控的能力,以及資本運營的能力。公司管理層在這個過程中還要帶團隊,并進行跨部門的溝通。
 
雖然每個階段所在的行業不同,張啟森從事的領域一直都是公司的資本運營和財務。這十年來,他的職業功能也在不斷地擴大——原來是只專注資本運營,后面就逐漸地擴大到審計,再擴大到公司治理,然后又擴大到傳統的財務領域,直到成為一個全盤的CFO。他作為CFO幫助前一家公司完成了納斯達克上市,是80后第一位帶領公司完成美國IPO的CFO。
 
 
張啟森積累了多年的增發、私募、公募、股權融資、債權融資各方面經驗,一直聚焦在資本市場,更多是境外尤其美國資本市場,這是他從沒改變的基本目標。從去年的下半年開始,張啟森帶領團隊仔細考察了公司各個方面的成本,做了很多降本增效的舉措。今年疫情爆發之后,公司上游的代理商和下游的零售店都受到了一些影響,收入是未達預算的,而在前期降本增效工作打下的扎實基礎之上,反而公司的虧損是有所收窄的,上輪私募融資的3億美元在去年交割,公司能夠以很充裕的現金從容地面對疫情帶來的業績波動。
 
02
 
理論結合實踐,穩步實現藤校夢想
 
在去年的這個時候,張啟森剛剛參加完了清華-康奈爾FMBA項目的提前面試,在準備筆試的過程中正巧換了工作,來到現在這家公司。
 
張:
 
“當時是面試結果還在waiting list上,然后我趕緊給學校發補充材料——告訴他們我有進入更好的平臺工作,讓學校充分考慮是不是可以發我conditional offer。”
 
之后他就順利被錄取了。張啟森畢業于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獲得的是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去年決定要考MBA的過程是快速決策和行動的。受到一位同行的影響,他發現了清華-康奈爾這個中美聯合辦學的FMBA項目,并不需要去美國太長時間就可以拿到一個美國的學位。
 
張:
 
“拿到一個藤校的學位是我一個長期的夢想。但如果是兩年全職的去讀的話,這個機會成本太大了,簡直就承受不了。所以這個項目就非常適合我。”
 
 
提前面試的內容和難度是張啟森比較從容適應的,其中的英語群面、集中面試等,是對外經貿畢業生從從大三大四就開始反復實踐、反復自我訓練的,所以這樣的經驗留到現在印象依然很深刻。面試有把握的基礎上,他找到社科賽斯,在蘆艷芳老師的推薦下報了筆試輔導班,在工作強度很大的同時進行了全面的備考。張啟森在筆試四個科目的學習沒有短板,把自己的實踐和理論結合得非常緊密,他形容自己是比較均衡發育的:
 
張:
 
“因為確實覺得這四科都有用,我一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去做路演,跟基金經理講公司怎么有價值,讓基金經理投資這個公司。做路演就是用英語有邏輯地把公司的前景用數學的方法來做個論說文,對方則會對你做論證有效性分析。”
 
在社科賽斯學習的過程中,張啟森印象最深的是英語老師張兵,因為他總結出了一套普遍適用大多數學生迅速提升英語成績的方法。還有一點是,張兵老師會覺得自己英語發音是一個弱項,但并沒有因為英語發音局限了自己從事英語教學工作,相反是非常自信、非常精進的做教學,另一方面還翻譯了很多大部頭的專業書籍,這是張啟森非常佩服的。
 
03
 
邁向領導力的更高臺階
 
不同于典型的、標簽化的CFO——在某一項有特別長的長板,比如審計或者融資,張啟森的優勢在于沒有短板,在審計、法務、公司治理和資本運營和內控五個方面,都相對平均和全面地去運籌。考慮每件事的時候都會同時評估這幾方面的影響,以未來導向思考項目和公司的長期發展。為了降低一定風險的概率,或者確保某件事情必須發生,他有時可能多做5倍7倍甚至10倍的工作量。
 
張:
 
“現在做的事都是我一年前提早布局的。我覺得在領域的橫向和時間的縱向上考慮的更多,是我的一個優勢。”
 
從十幾年前起,張啟森在精品投行開始做 FA項目的時候就處在了管理崗位,帶領兩三人的小團隊一起完成單個項目幾千萬美元的私募融資。縱觀迄今為止做過的崗位,他認為帶一層人跟帶兩層人之間,是上了一個臺階。五年前開始,就開始需要帶兩層人了,既要管理好直接下屬,也要管理好整個大團隊,需要在領導力方面再上一個臺階。張啟森現在管理的是70多人的團隊,他認為管理的核心還是在授權、激勵、績效考核這幾方面。
 
 
隨著現在更多的精力放在帶團隊和從外部給公司來對接資源,張啟森的工作對于管理的軟技巧就要求越來越高。這是他希望從接下來兩年的MBA學習中獲得的一點。另一方面他的學習需求來自于感受到更年輕的一代走入職場之后,拿薪水、解決生活壓力并不是他們最迫切的需求,而是更強調在一個地方工作的體驗感和是否有發展前途,甚至于在情緒上會有更細膩的要求。
 
張:
 
“說實話我們這種專業出身的人,會被形容為大p小m——大professional小management。有的時候確實是對人的情緒方面考慮的不是那么細膩的,所以需要培養更多的同理心。”
 
張啟森團隊所需的個別崗位對人才的需求是比較窄的,理想人才的招聘是長久以來需要解決的問題。對職業發展也有要求且能力很強的年輕人,會像大多數CFO早期走過的路一樣,首選做專業服務——去到投行、會計事務所、律師事務所,而不是進企業。另外一部分在專業服務領域打拼過多年,可以進入企業了的人又會首選大廠,像張所在的高成長類的企業,在名氣和待遇上可能滿足不了中層人的需求,然而做資本運營又一定需要這樣的人。在張啟森看來,有職業發展動力的人可能會比有能力更重要,一個自我驅動的人反而會比知識全面但是動力不足的人要強很多。在用人所長的原則基礎上,他對下屬的期望是能夠自我點亮的人。
 
張:
 
“光靠別人點燃的話,永遠不行。還是希望動力來自于每個人自己,就像社科賽斯的學員能考高分的都是把學習當自己的事兒,對吧?而不是讓老師追著學的。”